首页 资讯 婚嫁 美食 便民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安徽 手机版
婚纱 酒店 婚纱 摄影 租赁

小伙千里远赴老挝追落跑新娘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陵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6-03
摘要:妻子家照片。京华时报记者 陶冉 摄

  32岁的向杰(化名)决定要把他25岁的妻子阿笋(化名)追回来,哪怕她已经回到了老家老挝。

  2月18日晚,他沿着第一次带阿笋来中国时的相反路径,一路从安徽铜陵坐火车到了昆明,办好签证后坐飞机来到了万象。出机场时,见到了来接他的阿笋。或许是沿路奔波所致,阿笋在2月26日失去了肚子里两个多月大的胎儿。

  向杰在老挝陪了阿笋及其家人近1个月,在给阿笋父母留下5000元人民币,答应回国后再给阿笋购买项链、手机后,阿笋于3月15日晚回到了铜陵。

京华时报记者 怀若谷 发自老挝万象


  跨国相亲

  此前,他们两人一起生活了9个多月。

  9个月前,向杰通过他的哥哥向宏(化名)和当时身在老挝的中国媒人崔某宝搭上了线。

  向宏也娶了个老挝媳妇。向宏找老挝媳妇时,通过另一位媒人结识了崔某宝。崔某宝想让向宏帮他介绍一些生意,会给他提成。

  “我说我弟弟还没找到老婆,你帮我弟弟介绍一个吧,我不要提成,便宜些就行”,向宏说。

  没多久,崔某宝就给向杰介绍了一个老挝女孩。崔某宝先是发了一张照片过来,向杰和家人都觉得这女孩还可以。

  2016年5月1日,向杰、向宏以及向杰的一位同学从铜陵动身,坐了32个小时的火车,5月2日抵达昆明。办完签证、买到飞机票后,一行人于5月4日坐飞机来到万象。

  阿笋的家就在万象东边约30公里处的一座村子里,她家院子里有一棵菠萝蜜树,旁边还有芒果树,姑姑家也有椰子树,各种水果想吃多少吃多少。她在这里生活了24年。

  阿笋妈妈的一个朋友也嫁到了中国,“她告诉我妈妈,说嫁到中国后的生活很好,她说在中国每个月都可以给爸爸妈妈打钱,中国的男的都会支持老挝女人这样做”。

  阿笋说,她妈妈问她想不想嫁到中国,“我说如果嫁到那边好,我就想去,如果嫁到那边不好,我就不想去。我妈妈说嫁到那边好,我就同意了,其实她也不知道嫁到中国好不好”。

  阿笋的一个朋友的妈妈认识崔某宝,她知道崔某宝可以介绍老挝女孩嫁到中国去。在朋友的介绍下,阿笋与崔某宝就搭上了线。

  阿笋当时也想过自己究竟会和什么样的男人过一辈子,但她想不出来。每当问到这个问题,她总是考虑几秒钟后扬起嘴角,略带歉意地回答记者“不知道”。

  2016年5月4日上午,阿笋骑着一辆摩托车,载着妈妈,从家里开到三江。

  三江是个中国城,位于万象市西侧、距万象瓦岱国际机场三公里。这里聚集着很多做生意的中国人。

  “前面一半土路不好走,开得很慢,上了大路之后好开很多”,阿笋回忆道。

  同时,阿笋的表姐阿美(化名)也骑着摩托车载着她的母亲,赶往三江。

  向杰等3人下飞机后,没见到原已答应来接他们的崔某宝,对方在电话里告诉向杰等人一个地址,让他们直接去位于三江的一家饭店。

  向杰等人到了饭店时,阿笋和阿美、她们的妈妈,以及崔某宝已经落座,菜已点好。

  但向杰发现,眼前的这两位姑娘和崔某宝发给他的照片都不一样,“我就问他(崔某宝)这是什么情况,他说你想要就要,不想要就算了,意思是你在中国都找不到老婆了,来到这里找,还挑三拣四的。来都来了,也只能这样了,但我和我同学都不知道她俩和我俩谁对谁,当时只想着问崔某宝了,也没太仔细看阿笋”。

  京华时报记者问阿笋当天在饭桌上对向杰的印象怎样,阿笋还是腼腆地笑了笑说,“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当时喜不喜欢他”。

  吃饭时,崔某宝让阿笋和阿美挑选向杰和他同学。最终,阿美选择了向杰的同学,阿笋选择了向杰,4人都同意了。

  期间,阿笋和向杰之间也没说话,“崔某宝问我喜不喜欢阿笋,我点点头,说可以,虽然当时语言不通,但毕竟以后还是可以先通过翻译软件交流,我也可以慢慢教她汉语”,向杰说。

  这顿饭花了1000多人民币,由向杰和他同学支付。

  饭后双方分开,向杰等人到了宾馆,阿笋和阿美载着各自的母亲直接回家了。

  阿笋说,“我妈妈觉得他(向杰)还可以”。

  “钱”字当头

  钱,是在哪里都绕不开的话题。

  到老挝之前,崔某宝告诉向杰,所有的费用要9.5万元,除了给女方家人的礼金,还有给女方办理单身证明、无犯罪记录、护照等证件的钱。

  “但到了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,崔某宝说他不跟我们一起吃饭,我们要给他们饭钱,每人给了3000元”。

  向杰家的经济状况在当地并不是特别差。他以前也谈过女朋友,但后来都分手了。

  经历过28岁那年的一次和钱有关的感情变故后,他给自己取了个网名,叫“一生,真难懂”。他说,自己搞不懂人跟人之间为什么不一样。

  28岁那年,他谈了个女朋友,两人感情很好,两情相悦,但到谈婚论嫁时,女朋友的家人给他出了个难题,“她家是拆迁户,给了拆迁房,78平米的使用面积,但她哥哥的媳妇那一方觉得房子小,让他们家买了个120平米的房子,光买房就花了70多万,加上30万的彩礼和其他的钱一共花了120万,她父母非要我家里把这个钱填上,然后才允许把女儿嫁给我,我上哪儿弄这么多钱去?”

  向杰说,当时这个女朋友已经怀孕了,“我说拿不出这么多钱后,她爸爸直接带着她去医院把胎儿流掉了”。

  向杰的一个表弟结婚的事也给向杰造成了不小的压力。他说,“我的一个表弟结婚时,算上车、房(首付)、彩礼钱等费用一共花了78万,因为房子还需要还贷,差点婚都没结成”。

  2016年,向杰又谈了个四川的女朋友,这个女朋友后来在向杰家住了一段时间,但向杰的妈妈不喜欢她。

  向杰说,这是因为他妈妈觉得这个女朋友懒,“我嫂子是老挝的,在我家很勤快,人很好,对比之下我妈妈就不喜欢我这个女朋友,也想让我找个老挝的媳妇。我哥哥找到崔某宝介绍之后,我妈妈就让我和我哥哥一起过来了”。

  阿笋家同样被经济因素困扰,家里几乎没什么经济收入。她妈妈听说中国经济水平比较高,嫁到中国的女孩会过上好日子,“媒人说嫁到中国后一个月只需要工作10天,就能给老挝的老家寄来4000块人民币,觉得我嫁到中国就会过得很舒服”,阿笋说。

  第一次来老挝时,向杰给了崔某宝9.5万元。他当时不知道,阿笋家只拿到了2.4万元。

  向杰在万象停留了7天。其间,他把阿笋约出来几次,在万象市区的湄公河畔散步,语言不通,只能通过手机上的翻译软件交流,“当时也都没什么感觉,但过日子就是这样,两个人只要觉得能过下去就行”。

  5月11日,向杰和他的那位同学准备带阿笋和阿美回中国,但在机场被卡住了:老挝政府已限制单身女子出境,特别是前往中国。

  崔某宝找了其他人将阿笋和阿美先带到泰国,再由泰国前往中国昆明,“又收了我和我同学每人6000块人民币”。

  5月11日,4人都到了昆明。5月12日,他们在昆明玩了一天,在5月13日坐上了火车。

  思乡心切

  这一路,火车从云贵高原出发,路过大小山川河流,穿过喧闹都市,穿越大半个中国,开往两千多公里之外的安徽铜陵。

责任编辑:小陵
首页 | 资讯 | 婚嫁 | 美食 | 便民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安徽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jubao#tongling.wang(请将#改成@) 合作联系:hezuo#tongling.wang(请将#改成@)

铜陵网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!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铜陵网 版权所有 皖ICP备11022142号

电脑版 | 移动版